万古神帝 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 姑射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和目光,坐在一张椅子上,闭目疗养,心中回想先前与阎无神的那一战,体会所悟所感。

    当时,他虽然入魔,可是出乎意料的是,理智并没有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是真理之心,帮他守住了最后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大战结束之后,血绝战神打算带他到福禄神宫,请神尊,以命运之道帮他镇压心魔的时候,他也是凭借真理之心自行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无间阁刺杀风后,与他和阎无神生死决战,发生在同一时间,难免会惹人猜疑两件事的联系,所以,张若尘才将计就计,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将所有一切都推给心魔作祟。

    与阎无神一战,张若尘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,无拘无束,仿佛九天游龙遨游天际,尽情施展毕生所学,感悟良多,需要细细消化。

    “瞒得过别人,应该瞒不过外公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仔细回想先前血绝战神的眼神,心头轻颤。只感觉,那双眼睛,仿佛有洞察天地间一切玄机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香风飘来。

    脚步声细微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回头看,没有释放精神力,可是,脑海中,自动浮现出一道唯美如画的身影。一身红衣,衣带飘飘,面容藏于虚幻之中,身姿隐于天地规则之间,似一阵风,似一团气。

    如一件红衣在走动,没有身体。

    她的身姿,却又确确实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若尘公子听说过《神储卷》吗?”姑射静声音,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,似少女,欢快悦耳;又似童音,清醒无邪;细细回味,又像经历过万丈红尘洗礼,声音中饱含人生阅历。

    只是简单的一句问话,却给张若尘多重奇妙感受。

    罗乷的那些闺中密友里面,在张若尘看来,她是最厉害的一个,至今还看不透她的境界高低。不过,她能一袖击散凤青漓的精神力攻击,至少证明实力在凤青漓之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当然听说过,命运神殿六卷天书之一。传说,天下但凡有一成成神概率的修士的名字,都会自动出现到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《神储卷》有甲、乙、丙、丁四等,甲等最优,能进入此等的修士,七成以上都能成神。若尘公子排在丁等第八十七位,成神的概率,不足两成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娓娓说道,已走到张若尘的一丈之内。

    幽香,更浓。

    张若尘对《神储卷》没有太大兴趣,也不觉得《神储卷》真的有那么玄奇。宇宙何其浩瀚,区区一卷天书,能够收纳所有?

    不过,听闻自己在《神储卷》上排名如此之低,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姑射静吟吟笑道:“威震天下的元会级天才,却只排在丁等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笑声,并没有嘲笑的意味。

    仿佛是很好奇,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是啊,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《神储卷》的排名,并不是一成不变,若是能够弥补自身缺陷,对症下药,损有余而补不足,成神的概率是会逐渐增加的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明白,这才是她想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道:“以姑射仙子的见地,我到底有哪些缺陷需要弥补?”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仙子,倒是可以叫我魔女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终于抬头,看了她一眼,顿时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只见,眼前红霞满天,一缕缕魔气在红纱内部扭缠,看不清她的脸,只能感受到刺骨的冰寒,还有令人绝望的死气。

    比鬼族、死族、骨族、死族大圣,身上的死气都要浓烈。

    先前,罗乷介绍过姑射静,称她来自“罗祖云山界”,传说是罗刹族的第一凶地。

    乃是魔祖罗睺死后,身体倒下,凝化成的一座世界。

    姑射静道:“心魔!我听闻,你前去和阎无神生死决战,就是因为,被心魔入侵,失去了心智。心魔已成为你成神之路上,最大的阻碍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很平静,道:“难道姑射姑娘能够帮我除掉心魔?”

    “你若跟我去一趟罗祖云山界,要除心魔,不是难事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沉思了片刻,道:“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若尘公子手中掌握着不少《天魔石刻》,我想借阅观悟一段时间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为《天魔石刻》而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既没有承认自己身上有《天魔石刻》,也没有否认,道:“罗祖云山界何等了不得的地方,必定收录了无数魔功奇典。我看,姑射姑娘修炼的功法,便不在《天魔石刻》之下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听出张若尘委婉拒绝之意,道:“我修炼的功法,名叫《死灵图》,的确不弱于《天魔石刻》。可是,我在《神储卷》上的排名,却差了血魔很长一段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?”

    张若尘若有所思,道:“他在《神储卷》上的排名很高?”

    “甲等第二。”姑射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顿时了然。

    血魔修炼千余年而已,却能以百枷境的修为,在《神储卷》上占据如此高的排名,众人自然会将这一切归功到《天魔石刻》上。

    觉得,是他同时修炼九幅石刻的原因。

    张若尘叹息一声,道:“姑射姑娘既然知道我在《神储卷》上的等级排名,显然是查过我。既然查过,就应该知道,我虽然曾经是昆仑界的修士,可是已经是上一世的事。上一世的我,已经陨落在昆仑界。就算有《天魔石刻》,也都遗失。”

    “若尘公子不用急着拒绝,可以再多考虑一下。罗祖云山界是真的有办法,帮你清除心魔。”

    姑射静飘然后退而去,忽的,又留下了一句话:“提醒若尘公子一句,《神储卷》甲等第一的,乃是原阡陌,与阎折仙关系莫逆。”

    香味散失,人已远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很清楚,重重心魔的确是自己成神路上的阻碍,可是,真理之心既然可以帮他挡住心魔,目前来说,倒也不用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况且,血绝战神曾说,命运之道可以压制心魔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若尘正打算多花一些精力,参悟命运之道。既是用来对付心魔,也是做好接受命运奥义的准备。

    命运之道不够强,承受不住命运奥义。

    这,很有可能就是福禄神尊,迟迟没有将万分之三十命运奥义赐给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姑射静临走时说的那句话,张若尘更加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因为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张若尘打算闭关修炼。

    一是,疗伤。

    二是,冲击阴阳五行圣意的圆满之镜。

    三是,突破百枷境大圆满。

    一旦达到百枷境大圆满,半神之体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,那时,张若尘或许做不到神境之下无敌,可是也不用惧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原阡陌!能够登上《神储卷》甲等第一,希望不是一个斤斤计较之人。”张若尘并不希望,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强敌。

    若是阎无神听到张若尘这话,棺材板一定压不住,“这还叫斤斤计较?只是神尊赐婚而已,你便与我生死决战。现在,你都让阎折仙怀上了孩子,别人原阡陌,还不能杀你以消心头只恨?”

    罗乷走了过来,含笑着,好奇的问道:“小静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想借阅《天魔石刻》。”张若尘没有隐瞒,径直说道。

    罗乷当然明白,张若尘是何等看重昆仑界的传承至宝,怎么可能让它,流传到地狱界修士的手中。于是,她道:“我去与她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经拒绝了她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罗乷道:“你不了解她,她想要得到的东西,一定会不一切代价夺取。还好,我跟她还算谈得来,或许可以打消她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再阻拦。

    罗乷的身份的确非同小可,父亲是罗刹族的大帝,师公乃是神尊,即便姑射静来自罗祖云山界,怕是也要忌惮几分。

    至于罗乷和姑射静,为何能够成为闺中密友,关系是否真的那么亲密,张若尘则是没有询问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南宛响起震耳欲聋的喧哗声,不知多少修士,跟着长啸,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,阎无神都已经陨落,他们还这么兴奋?订婚宴不是取消了吗?”

    “莫非他们想要闹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参加张若尘和罗乷订婚宴的宾客,皆是好奇不已,立即派遣人手,前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片刻后,去打探消息的修士返回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血泣大圣问道。

    那位打探消息的修士,道:“据说,是命运神山的神使驾临,准备接般若去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神殿?”血泣大圣惊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接她一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北宛中的修士,尽皆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风郦被刺而死,神山的神使立即便来迎接般若。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难道般若要因祸得福,成为新晋神女?

    这已经不算是一种可能,而是铁板上钉钉的事。

    般若成为神女,影响太大,让下三族各大势力的代表,全部陷入思考之中。随后,他们刻画出传讯光符,如同流星雨一般,将消息传向各方。

    起哄声和欢腾声,从南宛一直穿到北宛。

    般若婷亭如玉,身姿笔直端庄,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衣,走入进了北宛。她的身后,跟着大批冥族、死族的修士。

    命运神山的神使,沐浴中星光中,站立在一旁等待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般若,皆是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她来北宛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新晋神女还是放尊重一点,小心被秋后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死族和冥族得意的样子,看来般若过来这边,就是想要炫耀一番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和罗乷并肩而行,迎接了上去。

    般若凝视着他们二人,看着他们由远而近,面容冰冷,不含任何情绪波动,仿佛铁石雕琢的脸蛋。

    罗乷身材高挑,面带迷人浅笑,问道:“恭喜般若殿下因祸得福,看来是要接任神女之位。不知殿下此来,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般若看了罗乷很久,道:“罗乷公主美貌绝尘,气质勾魂,的确是天下男人都心仪的对象。能够娶你为妻,是张若尘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罗乷红唇晶莹,微微上翘嘴角,道:“尘哥乃是一个元会才出一个的绝世天骄,能够嫁给他,是我的福气才对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心头一紧,罗乷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为何突然称呼变得如此亲昵,喊起了“尘哥”?

    难道她猜到了什么?

    张若尘和般若的神情,都不变,但是,却显得颇为紧绷,不是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“般若殿下本来也有机会,嫁给一个元会级天骄,可惜,可惜了!”罗乷道。

    般若走到旁边的一张圣玉桌案边,提起桌上的佳酿,倒满了三杯,端起其中一杯,道:“我来这里,只是想敬二位新人一杯。特别是要敬张若尘,若非阁下,般若怕是没有神女之缘。祝什么好呢?就祝二位百年好合。”

    说完,般若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冥族、死族的修士,皆是发出大笑声。

    “祝得好,百年好合,百年好合。哈哈!”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,般若话中有话,分明就是在向张若尘宣战。所谓“百年好合”,用在凡人之间还好,可是,对于大圣境界的修士而言,百年不过弹指一瞬。

    般若随神使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参加她和阎无神订婚宴的修士,却没有散去,反而更加喜庆了起来,饮酒作乐,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血绝战神、血后、罗衍大帝、天音等等神灵级别的存在,降临到福禄神宫的外殿。在福禄神尊的见证之下,张若尘和罗乷完成了订婚仪式。

    正式成婚的时间,则是需要另行商议。

    正式成婚,不像订婚,绝不可能草草进行,需要准备的事宜很多。

    订婚宴结束后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在神境世界中,单独召见了张若尘,问道:“与阎无神一战,悟到阴阳五行圣意的真谛了吗?”

    只此一句,便是揭破了张若尘。

    什么心魔侵占了理智,完全不记得战斗过程,显然是骗不了血绝战神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